行业新闻

当前位置:主页 > 行业新闻 >

“汽车”已驶来,“共享”差几步

时间:2017-06-08 10:11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5月25日晚上7点半,天还没黑,王占雄把一辆江淮IEV5稳稳地停在了国贸桥下的Gofun停车场。“我是今天下午3点多从这里取的车,去了趟上地。”在北京国贸从事金融工作的王占雄说,来回近4个小时,60多公里,总共花费108元,“如果打车的话,得200元左右,时间上都差不多”。
  和王占雄一样,如今在不少城市,消费者只需要下载一个APP,通过手机注册,上传驾照和身份信息,通过审核之后,交付一定的押金,就可以驾驶网点内任意一辆“共享汽车”了。
  记者在苹果手机“APPstore”里检索“共享汽车”,立即就跳出来途歌TOGO、宝驾出行、Ponycar马上用车、众行EVPOP、有车等10多个共享汽车APP。据北方工业大学汽车产业创新研究中心的统计,截止到2016年底,我国有超过100个城市在开展分时租赁项目,全国分时租赁车辆运营规模达到4万辆,大部分是小型低配的新能源汽车。运营城市主要集中在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杭州、重庆、广州、青岛、天津、南京、三亚、太原、厦门、漳州等。
  这些“试水”者,一部分具有整车厂商背景。比如,戴姆勒的Car2go、上汽控股的环球车享,首汽集团与奇瑞汽车合作的Gofun出行、北汽新能源与富士康集团旗下公司共同组建的GreenGo租车等。
  由于资金相对雄厚,目前这类出行平台处于领跑阵营。今年3月份,Gofun出行一口气买下1万辆奇瑞微型电动车“小蚂蚁(eQ1)”,两个月内就在12个城市开通运营。Gofun出行首席运营官谭奕告诉记者,目前Gofun出行分发在16个已开通城市的车辆数已突破1.2万,预计到今年年底,Gofun将覆盖全国20多个城市,车辆数达1.5万。
  还有一部分,是互联网型创业公司。比如途歌TOGO、京鱼出行、一步用车等。当前,社会资本也在加速涌入这些平台。今年4月份,TOGO成功获得真格基金领投的4000万元A++轮融资,这家公司2016年年末刚刚获得过2500万元的A轮融资;5月份,京鱼出行宣布已获得500万元种子轮融资;6月3日,一步用车获得多氟多集团1.35亿元A轮融资。
  当下分时租赁汽车公司并不赚钱,车企和各路资本为何争相“试水”共享汽车?长安汽车总裁朱华荣告诉记者,车企之所以乐于做分时租赁,一方面基于这种商业模式未来的发展机遇,另一方面可以缓解厂家新能源汽车的销售压力。
  进化资本合伙人高文思表示,按照投资人的逻辑,大家看中的并不是中短期的盈利,而是在于项目是否具备增值空间,是否能占据一定的入口,或是形成规模,更早地完成“跑马圈地”。
  痛点有三
  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广泛应用和新能源汽车的推广,我国汽车分时租赁业呈现快速发展态势。然而,调查中我们发现,表面繁荣的背后,消费者体验却并不美好,共享汽车依然是痛点缠身。
  首先,点少量小,使得共享汽车的便利性大打折扣。在上海外贸公司从事市场调研工作的丁一经常到北京出差,他使用过多款汽车租赁平台软件,但无论是在北京,还是上海,他最大的感受就是“网点少,车难找”。
  以北京为例,分时租赁汽车的市场需求量至少为2万辆,但因受制于机动车牌照发放总量的控制,2016年仅发放2000个电动汽车租赁牌照。目前,实际投入运营车辆还不到5000辆。在谭奕看来,“只有当共享汽车达到一定量级,真正的共享概念和意义才会产生。”
  同时,由于受停车场地限制,大部分共享汽车需要定点取还,也影响了使用的便捷性和用户体验。虽然也有共享汽车采取自由还车的,比如途歌TOGO支持任意还车和接力用车两种模式,任意还车允许用户在任何一个合法的停车点还车,不过超出网点运营公司范围需要加收服务费5元至25元;接力使用非网点车辆的用户则需要支付上一位用户产生的停车费。“在中关村大街旁边的停车场,途歌设立了一个指定停车点,但是只能免费停放三辆途歌共享汽车。第四辆开出去的车,要缴纳自上个用户还车起的停车费。于是,我们被无端收取了100元停车费;把车开到知春路,租车费才20多元钱。”有消费者如此抱怨。
  其次,重资产模式导致共享汽车投资周期长,盈利能力弱。与每辆共享单车百元左右成本相比,采购一辆新能源汽车动辄几万元到十几万元。此外,在运行中还需要支付停车费、油费或者电费、保险费用、路桥费以及日常运维等成本。一位分时租赁平台的运营总监告诉记者,不包含人工在内,仅汽车自身成本、停车成本、充电费用和运维成本等,目前一辆用于分时租赁的新能源汽车,每天亏损在50元至120元不等。
  2017年3月10日,友友用车突然倒下。“由于新能源汽车不成熟、充电设施不到位等原因,我们要付出大量的运营成本,比如白天用户用完车之后,晚上我们的司机要三班倒把车开去充电,然后再放回原处,这些都是成本。”友友用车的联合创始人李宇透露,友友用车一个月的亏损高达200万元。
  “从盈利的角度,汽车共享出行服务的推动,确实比自行车和出租车存在更多难度。”不过,戴姆勒股份公司董事会成员、负责大中华区业务的唐仕凯对记者表示,戴姆勒会坚持在这一领域的尝试,未来继续拓展car2go业务。
  第三,监管困难,安全隐患难以规避。由于汽车的复杂程度和行驶速度远高于自行车,一旦发生事故,其造成的伤害和影响也远高于后者,这就对使用者和监管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2017年4月份,成都一名驾照被扣12分的刚毕业的大学生,借用账号租用一辆盼达共享汽车,在四川成都行车时发生交通事故,将车后的三人撞倒,造成一人当场死亡、另外一人膝盖粉碎性骨折。在分时租赁事故中,如何判定责任,这也成为卡在共享汽车发展道路上的难题。
  出路在此
  尽管痛点不少,但汽车共享可降低个人购车意愿,缓解私家车保有量快速增长趋势,节省城市道路和停车资源。交通部与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日前发布《关于促进汽车租赁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(征求意见稿)》,提出鼓励汽车分时租赁发展。
  “增加车辆投放,扩大分时租赁网点,尽可能地为用户提供便利的共享条件,是当前分时租赁企业亟需解决的问题。”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汽车工程系副主任徐向阳教授认为,网点分布越合理、停车越容易,分时租赁的市场就越能做大。同时,企业应提供安全可靠的共享车辆,科学管理和调度车辆,积极培育市场。
  针对资金投入大、盈利周期长的重资产模式,业内人士建议,企业之间可以通过资源整合实现发展。比如,Gofun与首旅如家签署战略合作,共同开发停车位资源,同时与负责充电桩的第三方公司合作,以建设更多充电桩。谭奕表示,目前Gofun与多家车企均签署了长期战略合作协议,对方将为Gofun提供车源选型,同时还将根据Gofun对新能源车辆的需求开展定制化研发。
  分时租赁汽车平台还要提高技术能力。徐向阳表示,汽车共享应该充分利用物联网和互联网技术,审核车主的驾驶资格、违法信息等,保证共享汽车人确实有合法的驾驶资格、良好行车安全记录等;在使用过程中,对车辆的技术状态、行驶状况、停放情况等加以监控,尽量减少使用过程中出现的技术风险和事故风险等。同时已有的车载技术和硬件,如车载GPS导航系统、路况视频系统都是可利用的资源。
  不仅于此,各地的审核机制和规范建设也要跟上步伐。上海早在 2013 年起就已开始推广共享汽车,现已发放新能源共享汽车牌照 5000 多个,在公共区域布设了1000 多个网点,并于去年出台了指导意见,成为国内第一个对共享汽车出台鼓励措施的城市。专家们表示,共享汽车现在已经发展到全国几十个城市,各地需要加强监管和规范,促进其合理、有序地发展。